蹇齐迷

蹇齐 齐蹇 小木马 小星辰 特使 mapo豆腐 浏览器 刺客粉 天玑子民

命定 3

这几天易恩既兴奋又难过,公司给他接了一部新戏,有戏拍当然是好事而且这是易恩出道以来接到的最大一个角色,可是拍戏要去内地,这就意味着他会很长时间见不到evan。

出发前一天晚上易恩怎么也不肯睡觉,非拉着evan扯东扯西。

“易恩哥,你睡吧,明天一大早的飞机,有什么话回来再说不好吗?”evan早就哈欠连天了。

“evan你来探我的班好不好?”易恩抱着他一只胳膊,态度很认真。

“我也想去啊,可我也要拍《终极游侠》恐怕没时间的。”

“这么说你是想来探班的!”易恩很高兴,关了灯evan都能看见易恩眼中的星星。

“想,超想。”evan揉他的头“快睡吧。”

“只要你想就好了,来不来不重要。”嘴上这样说,可心中却是极想他来的。

“放心吧,我一定去。”evan迷迷糊糊的说,连自己都没注意自己说了什么。

“evan ,你真好。”易恩知道他困了,带着小奶音轻轻地说。

“嗯,易恩也好。”evan沉沉的睡去了,他最近真的是太累了。

易恩小心的抱住他神色正经起来,再看不到半分“易恩”的影子。

王上放心,属下这次再不跟丢。轮回这么多世,齐之侃早就不是那个不通人情世故,正直善良到让人叹息的齐之侃。现在的易恩会笑出大大的酒窝,会让眼中盛满星辰,会骗人,会撒娇卖萌耍无赖……可唯一不变的,是对他的王的真心。

每一次轮回,齐之侃都拒不喝孟婆汤,都站在三生桥头等候很久,可惜,从未等到他心中的人。每一次转世,齐之侃都是孤身一人,他生的俊朗无比,心仪他的人太多太多,可他从不肯多看半眼。尽管他知道他的王早就忘了他,忘了一干二净,可他仍然不肯背叛他。

一个人在内地拍戏,易恩做的最多的一件事就是想evan,发了狂的想。他自嘲的笑笑,习惯果然是种可怕的东西。

有这种想法的不止易恩,还有evan,身边忽然少了一个叽叽喳喳的屁孩,evan也很不适应,总觉得安静的不像话。

于是,当evan拍好一场夜戏,刚卸下妆站起身准备回房时,一头棕色大狗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进他的怀时,他是要一把推开的,可大熊的低音炮传来:“evan!我来探班了!”

他竟紧紧的回抱了去,又惊又喜:“易恩?”

“嗯,是我是我!”易恩笑着放开手。

evan这才看清易恩原来穿了件棕色的棉衣,怪不得看起来像狗熊。“易恩你怎么来了?”

“马振桓,你穿这么少欠揍哦!手都是凉的!”易恩摘掉手套,用自己温暖的大手包裹着evan的手。

evan笑笑:“才下戏,正准备回房,房里暖。”

“马马,我有睡的地方吗?”易恩眨眨自己闪闪发亮的大眼。

evan接过他手中的行李:“当然,走,回房你跟我睡。”

“哦!就知道马马最好了!”易恩欢天喜地。

进了房易恩就脱掉棉衣随手扔在床上,整个人往后一躺摆了个大字。

“易恩,先起来洗澡。”evan嫌弃的踢他小腿。

“马振桓你超凶的哎!”易恩坐起来。

“我不凶,我不凶”evan笑着替他整理东西。

易恩洗完澡穿了毛衣就坐在床上揉肚子:“evan,我饿了。”肚子还配合的叫了叫。

evan随手丢过来一件自己的羽绒衣:“穿上,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易恩立马穿上很狗腿的蹭到evan身边:“马马,我们吃什么?”

“去了不就知道了?”evan穿好衣服就率先出了门。

evan很细心的为易恩涮火锅“易恩,我记得你不能吃辣吧。”

“嗯,evan记得真清楚!”易恩笑嘻嘻的回,心里窃喜他的王终于开始关注他了。

涮好羊肉送到易恩碗里,易恩笑得眉眼弯弯,也为evan涮了两片夹过去。

evan笑着吃下去,易恩心中大喜,evan向来爱干净,有些小洁癖,从不吃别人吃过的东西,不会为人夹菜,更不会夹给别人。可今天……难道是因为我还没有筷子?易恩转圈大眼,故意当evan的面吃下了羊肉,又给evan涮了些过去。

evan仍是吃下了,笑眯眯的让易恩自己吃吧,别光顾着他。

易恩笑出大大酒窝,离王上又进一步,欧耶!

晚上,易恩钻进evan的被窝,离evan很近:“马马,明天你几点的戏?”

“你来的很巧,明天我下午才有戏,所以早晨可以陪你去玩,你是杀青了吗?怎么有空来探我的班?”

“你个大骗子,说要来探我的班,可我都要杀青了,你还不来,我就只能自己来了正好这几天没有我的戏,所以我就来看看你啊。”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去探你的班?”evan摸不着头脑。

“算了,就知道你那天只是随口说说,还好我没放在心上,不然得难过死!作为补偿,你明天一定要带我去吃好吃的!”

“知道了,屁恩!”evan揉他的头。

“别老揉头,会长不高的!”易恩打掉他的手。

“还有空间长吗?”evan笑着问。

“当然!有我才18岁啊。”易恩一脸骄傲。

“脑袋还有空间长吗?”evan坏笑。

“马振桓,你是又欠收拾了哦!”易恩两只爪子伸到evan腋下。

“哈哈,易恩哥,我错了。”

“易恩哥脑袋还有空间长吗?”易恩得寸进尺,evan边笑边很狗腿的点头。

没办法,他最怕痒了,被挠的时候根本还不了手,而且就算能还手也不行,对方是个小屁孩儿,打儿童太丢脸了。

“这还差不多!”易恩得意地收回手。

evan叹口气:“易恩,你这样会被揍的哦,要换了teddy,肯定会收拾你。”

“切,我才不怕他,你叫他放马过来呀,我早就看他不爽了”

“你有本事当着他的面说呀!”

“马振桓,你在剧组里学坏了,会呛我了!”

“我难道必须要永远给你欺负吗?我当然要呛回去了!”

“你以为这是欺负啊?”易恩声音低了下去。

“不然呢?”evan不以为然。

“哈哈!就是欺负你怎么样!马振桓,我就是爱欺负你!”小屁孩很欠揍的说,仿佛刚才那点哀伤只是一个小玩笑。

“不怎么样,算我怕了你了,快点睡。”evan伸手替易恩盖好被子。

易恩得意地哼了一声,却从心底发出一声叹息。

原来,你只认为这是欺负啊。

“小齐心里是不是对本王颇为失望?”清瘦欣长的身子穿了一件绣着虎纹的白袍,鬓角的小辫子顺发而上束在王冠之下,如墨般的长发直垂到腰间,那脸更是俊美的让神都禁不住赞叹。

只是那人此时却紧皱着眉,一脸的愁苦哀伤,让齐之侃一阵心疼,实在想上前几步轻柔地抚平他的眉,可是不能,定会又像上次那样被王上拂开。

于是齐之侃只能躬身一拜极认真恭敬的回答:“末将从未如此想过,末将此生惟王上之命是从。”

蹇宾笑了,那笑中却满是心酸苦涩,背向齐之侃手抚上铠甲:“这凯甲本王日日替小齐擦拭,从不令其蒙尘。”手一顿,声也更低了几分,“小齐,本王再为你穿一次铠甲。”

齐之侃没有拒绝,沉默着上前两步紧盯着他的王,眸中的深情满溢而出,仿佛下一秒就会压制不住。

蹇宾甚至眼眶都红了,递上头盔,两人互相凝视,终于蹇宾别开脸,再也承受不住齐之侃眼中的情意和自己即将冲口而出的挽留。齐之侃仍紧盯着他的王,似委屈又似渴望。

“王上……王上……末将在,一直在,王上……”易恩仍在梦中,却急促又悲伤的呼唤,连动两下。

evan被惊醒。

“属下不会跟丢王上的……王上”

“易恩,易恩醒醒!”evan轻声唤着又动手推他,可易恩竟然一把抱了过来“王上,王上……”

“易恩放心啊,是不是做了什么噩……”evan不再推也不说了,因为易恩哭了!泪濡湿了evan的衣服,“易恩怎么哭了?”evan抱回去轻柔的问着。

“王上,王上……”易恩扔是嗫嚅着。

evan叹口气轻拍易恩的背哄着:“乖,没事了都过去了,不难过了。”

渐渐的易恩又入了眠,却还抱着evan ,evan擦去他脸上的泪痕,见易恩已睡也不好推开,索性就抱着了,说实话,这屁孩睡着的时候还是很可爱的,软软的糯糯的,竟让evan有咬一口的冲动。尤其是奶奶的低音炮和身上似有若无的奶气。真的是可爱翻了!

evan忍不住戳他的脸“popo晚安,要一直这么乖。”

易恩早上醒来时是不敢置信的,片刻后才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立马狂喜。

可见evan抬手揉眼易恩立马闭了眼装睡。

看一眼怀中的屁孩evan笑了“popo早啊。”

天哪!evan叫我这么亲切的小名,还是第一次叫呢!易恩开眼报以一个大大的笑“马马早啊!”

evan有些惊讶,却很快调整过来看一看易恩那么软萌的样子就伸手捏他的脸“你装睡哦。”

“不是,是被马马叫醒了,马马刚才叫我什么?”

evan收回手坐起身理理衣服:“popo,这不是你的小名吗?”

“马马,我喜欢你叫我POPO,以后你经常叫我POPO好不好?”易恩跟着坐起来。

evan笑了笑没说什么,抬手却抬手揉揉他的头:“走,带你去吃大餐。”易恩脸上是笑着的,心里却有些遗憾,为什么不答应呢,王上?

见易恩吃的开心,2个腮帮子一鼓一鼓的像极了小仓鼠evan笑了,若无其事地开口“易恩,昨晚是不是做什么噩梦了?”

易恩闻言一愣,手顿在空中又想起梦中的场景,不,那不是梦,那是千年前发生过的事情。无数次的轮回易恩的梦就从来未离开过天玑,未离开过蹇宾,自从遇到了evan才稍微好一些,会梦到evan了,可昨天不知怎么了,又梦到了王上最后一次为自己换战袍的时候。

现在回想起心还是抽痛的,放下手中美食“evan,我吃饱了,我们走吧。”

evan从没见过这样易恩,有些急了,手抚上易恩的肩:“易恩,那不过是个梦,别太难过。”

易恩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evan的手,这动作与千年前王上对自己做的一模一样!evan就是王上!

evan见易恩直盯着自己的手就笑着问了句:“怎么,是不是觉得马马哥的手很好看?”

易恩反应过来,一把打掉evan的手:“又老又笨,难看死了!”

evan不恼反笑,还好易恩还会呛自己,千万别再像昨天那样落泪哽咽了。“易恩,你是明天就回去吗?”

“是啊,不能待太久。怎么马马你是不是舍不得我啊?”易恩卖着萌。

“是是是,舍不得。”evan笑的温柔“再几天就是圣诞节了,TVB音乐台邀请spexial参加,你能赶回去参加吗?”

“恐怕是不行了,不过没关系,反正团里有我没我无所谓,我又没几句词。”易恩满不在乎的往嘴里塞蛋糕含糊不清的问:“马马你去吗?”

宏正要我请假也得去。”evan很无奈的说。

“哦。”易恩失落了,没法陪在王上身边。

“易恩别难过,以后你的词会越来越多的。”

“嗯,会的!”易恩笑的很甜。

evan知道他是装的,又叹了一口气:“其实我知道你不爱唱歌,为什么一定要留在spexial呢?公司待遇还那么差,易恩,合约一到你就退出吧,总这样你是火不起来的。”

“谁说我是为了火才入的团。”易恩小声嘟囔。

“啊,你说什么?”evan一脸茫然。

“没什么,马马祝音乐会那天你表演成功!”

“嗯,我们会的,谢谢!”evan笑了。

易恩陪他一起笑,心中却闷闷的。

王上,其实是为了你呀。

评论(4)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