蹇齐迷

蹇齐 齐蹇 小木马 小星辰 特使 mapo豆腐 浏览器 刺客粉 天玑子民

命定 番外(公孙独白)

     (我真的很羡慕他们。)

     我理解不了Evan的想法,一点也不能理解。

     他总是说易恩是把他当成蹇宾的替身,说易恩爱的不是他。     可,如果这都不算爱的话,Evan你告诉我什么是爱?

     (那个可悲的替身一直是我。)

     我只是想重振公孙世家的门楣,却跌落在他悲伤的眼眸中,从此沉沦。

(我和齐之侃都没喝孟婆汤,我们执念太深)

     他是因放不下蹇宾,而我呢?我不知道。许是因死于慕容离之手心有不甘,毕竟我一直将他当作挚友。可真又如此吗?

    ( 好吧,我放不下他,我的王。)

    很早以前我是敬佩他的,一国之君就当有统一天下的抱负!可后来听闻他颓废不振我心中又生出几分不屑来,天下已唾手可得,你却说你不要了?简直可笑!

     直至见到他,第一眼我便陷了进去。

     可他开口就唤错我的名字,注定了我一世的悲哀。

         ( 我知道这不该。)

      他为君,我为臣,臣子怎可对君王气这种心思,更何况他心中早已有人。

     可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我只能说礼不可废。我告诫自己:“公孙钤,他不是你能觊觎的!”

     (他总说我像他爱的那个人。)

     可他不知,每当这时我的心是怎样的痛!他不知道我有多想反驳回去,可我只能低下头挂起抹笑。

     (世人皆说我是君子,可没有人知道我对他有多么不君子的想法!)

     我想将他绑走。去他的一国之君!去他的公孙副相!既然朝堂只会令你紧锁眉头,那我便带你逍遥山水之间!

    可他对我说:“公孙爱卿,你说我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吗?”

     还来的急吗?!!我的理智被敲醒,这天下他还是要的!

    ( 好!既然你要,那我便拼死为你打!)

    身处乱世,命自然不值钱,所以我死后并不多恨慕容离。只是后悔从未对他说出那句话,只是遗憾不能再守在他身旁,我走了,谁还能帮他?或者说,我的王,你会为我掉一滴眼泪吗?

     (你封我为副相,却从未将我放在心上。)

      想不到转世之后还能遇见他,可他早将我忘得一干二净。

    我又缩回了自己的龟壳中,我仍是小心的守在他身旁。看他结婚、生子、离世。

     没人知晓我到底有多痛!

     (那一世,我想我是疯了!)

     他又一次告诉我他有了女朋友,我笑着说恭喜,却醉的一塌糊涂。

       我强吻了他!

     若不是他及时将我推开,我不敢想象自己还能荒唐到什么地步!

     (从此他离开了我的世界,我发了疯的寻找,可再也找不到。)

    这一世,我在《终极一班》的片场看到他,狂喜!

     可我有了分寸,我装作不在意的与他交谈。我面上是冷漠样子,我不想吓跑他。为了离他近一点,我努力进了SpeXial。我接下刺客剧本那一天,我像喝醉了一般飘飘然。因为我又能光明正大的和他并肩在一起,但也就是那天我发现了易恩的异常。

      我肯定他就是齐之侃,他是孟婆口中清醒着轮回的另一人。

    ( 他是多么幸运!)

    我看出了Evan也爱他,可Evan这个傻瓜,遇到爱有多么不容易,还犹豫什么?索性他们最后在一起了。

      (只是,我呢?我是否也该勇敢一回?)

     

    

     (如果可以,我想收回第一世你的所有眼泪,并保护好它们……)

    

     



    因为你的眼泪已经被我藏起来了,你……应该不会再爱哭了吧?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