蹇齐迷

蹇齐 齐蹇 小木马 小星辰 特使 mapo豆腐 浏览器 刺客粉 天玑子民

命定 (番外下)

“真想不到你今天会来,电话里不是说没空吗?”执满脸笑容的任吕鋆峰将自己拉到一间无人的休息室。

“你以为我是像你这样没良心的人吗?我不来找你,你就绝对不会主动去找我。”吕鋆峰装作生气的样子。

执抬手捏他的包子脸:“这话说的好像是你很委屈一样,明明是你先骗我的,你说不来的时候都不知道我有多伤心。”

“就因为知道你会伤心,所以我来啦。”吕鋆峰笑着直望向他的眼,还抬起手握住他捏自己脸的手。

执眨眨眼有些不知所措,吕鋆峰这样子让他忍不住想拥他入怀。于是执有几分尴尬的收回手,后退一步,抬头看四周想岔开话题:“不和大家一起玩来这里干什么?”

吕鋆峰毫不气馁,又上前一步:“你想和他们待在一起,还是和我独处啊?”

“当然是和你独处!”执急忙说,可见吕鋆峰笑的得意他才反应过来,立马补了一句:“和你独处不如大家在一起,我们回去吧!”嘴上这样说着眼却只盯着吕鋆峰,脚也像生了根一般移不动,他怎舍得离开他的王?

吕鋆峰很满意他的表现:“赵志伟,刚才在台上你为什么躲,我拿蛋糕抹你几下怎么了?”

执哭笑不得:“这是本能反应啊!”

吕鋆峰从鼻子里哼一声:“不行,你现在乖乖站好让我抹,要随我抹成什么样。”

“就算我愿意,这里也没有蛋糕啊。”

吕鋆峰又笑了:“赵世伟你眼里是不是只有我?这么大蛋糕你看不见?”说着手指向桌上的蛋糕:“这不知是哪个工作人员留下的,还真是谢谢他了。过来赵志伟。”

执认命般走过去坐在沙发上。

“闭眼。”吕鋆峰命令着。

执皱起眉,却还是照做。

“先给你涂眼影。”嘴上这样说,可是手描上来时,执并未感觉到奶油的粘黏,有的只是那人指尖灼人的温度。

“再来点粉底。”手指又细细的抚上他的脸颊。

执被这些许暖意扰得心慌,心里叫嚣着把人按到怀里好好疼爱一番,于是他动了动睫毛。

“不许睁眼!”吕鋆峰慌忙阻止,他最想做的还没做呢。

执刚张嘴想问为什么?可吕鋆峰手又轻按上了他的唇:“好!最后是唇彩!”声音有些颤抖。

然后执唇畔洒下的大片温热。

吕鋆峰弯腰贴上他的唇,用了几分力吸一下就离开。

执不敢置信的睁开眼,吕鋆峰的包子脸此刻泛着些许的红,更显得好看。

不待执问他就抢先说:“呃,是意外,意外,刚才没站稳。”然后转身欲走。

手被扯住,下一瞬人已被执压到了沙发上。

执手覆上他的脸,看他下意识咬唇的紧张样子执反笑了:“那么,允许我也意外一次,我的王。”声音低沉的惑人心弦,吕鋆峰在他吻下的瞬间,笑着闭上了眼。

很顺理成章就走到了一起。

那天一吻毕后吕鋆峰笑着拉住执的领子将人带向自己:“赵志伟,以后我再靠近你,不管我要做什么,你的本能反应,必须是迎上去!”

执眼中满是宠溺:“好,你哪怕是拿着刀靠近我,我也一定毫不犹豫的上前拥你入怀。”

再后来,易恩很得意的对执笑着:“怎么样?没有什么是你恩哥出马办不好的吧!准备怎么谢我呀?”

执很吕鋆峰的翻一个白眼:“当初有人颓废到差点放弃,忘了是谁帮的忙了?现在要我谢你,你是不是先该准备谢我?”

“好啦,不开玩笑啦。你们想好以后要怎么办了吗?”易恩严肃起来。

“还能怎么办?台湾、美国都是可以合法登记的。”

“谁问你这个!常识好吧,而且我和Evan一定比你们早扯证!我是说钧天的事你的陵光王知道吗?”

执笑了,起身离开:“他不需要知道。”

为什么要让他知道呢?很多事,忘却了才是幸福。要他知道他所悲悯的角色正是千年前的他自己,是否太过残忍?

那一世公孙钎未能与陵光在一起,这一世应当由赵志伟回吕鋆峰好好补回来。又何必再自寻烦恼,非逼着吕鋆峰也像Evan那样闹一场远走他国吗?

执笑着,易恩傻,他可不傻。这些事吕鋆峰一辈子都不会知道。

天璇存在于戏中就够了,现实生活中的他们很幸福。



所有悲伤的故事都等待着有人续写一个甜美的结局,不论真假与否每一个人都付出了真心。

很多时候,不是只有读的人被感动,作者亦是沉醉其中。

我文中的易柏辰、马振桓、赵志伟、吕鋆峰你们一定会幸福的!

愿大家都能像执说的那样,和你的ta:一房,两人,三餐,四季。

然后,白首同归。

好啦,今天画风有点偏,我要正常啦。

命定彻底完结撒花!

(想看Evan恢复记忆的小天使,我对不起你们,我……扯不出来了!)

评论(6)

热度(46)

  1. 以齐制宾蹇齐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