蹇齐迷

蹇齐 齐蹇 小木马 小星辰 特使 mapo豆腐 浏览器 刺客粉 天玑子民

君卿16(生子慎入)

   遖宿,这到蹇宾第一次听到这个国家的名字。皱眉:“遖宿当真要立国?”

   那使者虽惊讶于蹇宾的美貌,可在朝堂上还是一副不卑不亢的样子:“是。吾国沉寂太久,如今钧天瓦解,权分四国,吾王自是不愿再沉静下去。天玑王若不嫌弃,还请派使者前来吾国共庆一番。”

   “这是自然,”蹇宾勾出一个极具王者风范的笑,下了朝便直奔将军府而来。

  齐之侃已怀孕两月,蹇宾命他不许再来上朝,以王君的身份养胎便好,却又送他来住这将军府,怕在宫中拘着他了。而自己晚间也皆是来将军府过的夜,一大早又要赶回宫上早朝。

   齐之侃心疼他,让他别来了,他却非要来,说不抱着小齐就睡不着。

  “王上今日怎么来的这样早?”齐之侃放下手中的剑欢喜的迎上前。

   “小齐又舞剑了?小心些,别伤到自己和孩子。”

  “放心吧王上,我会小心的。”齐之侃露出深深的酒窝。

  蹇宾低头笑着亲在酒窝上,一手揽了齐之侃仍纤细的腰:“小齐,我要离国一段时间。”

  “王上要去哪?多久?”齐之侃没了笑意。

 “至多半月吧,不过也未可知,毕竟那地方在哪都不知道,若是极远呢?”

  “王上到底要去哪?我也要随王上去。”

 “小齐若没怀孕自是你去,我何苦跑这一遭。只是现在身体最重要。那地方是遖宿,我先前到也听过,最近要立国。我见他连一个使者都那样有礼周到,心中很是好奇,想乔装一番混在使队中前去贺立。”

   “王上,”齐之侃抬头看他:“我隐约记得遖宿是有我父亲旧部的,当年他们见朝廷那样对顾家,皆是寒了心,通通躲到异国,想来就是遖宿了。恐天玑使团会在那里遇袭啊。”

  “小齐,”蹇宾抱住他:“对不起,是蹇家对不住顾家。是我父王对不起顾老将军,不,对不起父亲。”

  齐之侃笑着回抱:“王上改口倒是快。但王上放心,我父亲定是对君家没有怨言的,只是恨若桦。反正王上已在两月前重翻旧案,还了顾家清白,又严惩若桦,封我为王君,这些想必父亲旧部都明白。说不定还会随王上一起回天玑呢。只是王上定要多加小心,万不可暴露身份。”

  蹇宾松开手看着齐之侃:“是,小齐说的我都放在心上了。那我这就回宫准备出发。”

  “王上,”齐之侃扯住他袖子。

  他笑着转身,看面色已红的齐之侃。

  “王上能不能早日回来?我,我会想王上的。”

  蹇宾扣住他后脑勺用印定下一个吻:“好。”说完转身就走。

   齐之侃抿唇看他的背影,心上就空了起来。王上,怎么走的那么决绝呢?



评论(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