蹇齐迷

蹇齐 齐蹇 小木马 小星辰 特使 mapo豆腐 浏览器 刺客粉 天玑子民

幻狐9(腹黑饼×蠢萌齐)

放累了风筝,两人不顾形象的躺在草地上。

“侃哥哥,你叫哥哥煎饼他真的答应吗?”蹇宁大眼中满是好奇。

“当然,答应的可爽快了!”齐之侃笑的很得意。

“侃哥哥真厉害!是我见过除我外唯一一个可以让哥哥不那样笑的人。哥哥好像只有面对我们的时候才是真实的。我真的好心疼他,等我回宫了,你一定好好的陪着他!”蹇宁望着天,露出些小哀伤。

“嗯,我会的!”齐之侃转头看向她:“宁妹妹,好多人说煎饼坏话,其实煎饼很好的对不对?”

“哥哥是这世上最爱我的,也是我最爱的大好人!”

“哈哈,我就说嘛,煎饼才不是真的坏,他和长老一样,是为了身上的责任!”所以可以放心的赖在煎饼身边不走啦!

蹇宁想了想,觉得没必要在这样单纯善良的齐之侃面前装,于是笑了:“当然!哥哥是为了保护我们,是为了没人敢再伤害我们!其实我什么都懂,笨哥哥还真以为我是一个小丫头了。不光哥哥恨母妃,我也恨。

齐之侃知道她即将回忆伤痛的往事,牵住她的手:“宁妹妹,我在。”

蹇宁看他一眼,然后看向蔚蓝的天空,终于憋不住声音哽咽起来:“我的哥哥原本那么快乐自在,可母妃怕得罪木昙(王后)却忍心送他去当质子,哥哥受了多少的苦!而母妃从不关心他一句,她整天温柔的笑着回忆自己的往事,她永远为了自己而活!”

“我毁容的事不能怪她,我一张脸换哥哥一条命还是很值得的。可母妃不该将哥哥关起来,哥哥想为我报仇是冲动了些,但她有什么资格这样做,她差点饿死了哥哥!”

齐之侃静默不语,却心疼起来,心疼她和蹇宾。

“我的哥哥变成现在这样,全是她害的!可我还得天天和她待在一起,叫她母妃!哥哥从不在我面前说她的坏话,哥哥是不想伤害我,那我只能让哥哥放心。如果哥哥自私些不管我多好,那我也能变成哥哥那样去帮他对付木昙那个老妖婆!”蹇宁还是哭了,大滴的泪滚过美丽脸庞,她也不知自己怎么就那么信任眼前的人,愿意将最珍贵的秘密和盘托出。

齐之侃终于上前擦她的泪:“宁妹妹乖,你现在也是帮煎饼,你只要好好照顾自己就够了,我会帮他完成他所想的一切!”

蹇宁哭过舒服多了,这还是她头一次得到发泄,红着眼看齐之侃:“侃哥哥真好,可你不是讨厌哥哥吗?哥哥很伤心的说你怕他。”

齐之侃拉着她坐起身然后四周看看没人,才附到她耳边:“我……我喜欢他!”

蹇宁看他红红的脸就笑了,一把拉住他的手:“太好了,我才来就觉得你和哥哥很般配,他看你的眼神比看我还要温柔!你们什么时候成婚啊?”

“成婚!可以吗?”齐之侃睁大眼满是兴奋期待。

蹇宁笑着,露出两个可爱的小梨涡:“侃哥哥不该先害羞的嘛,怎么满脸的迫不及待?”

齐之侃这才后知后觉地低了头,小声道:“可我真的好想和煎饼成婚啊。”

“包在我身上!我这就去找哥哥向你提亲。”蹇宁起身就要跑,齐之侃追上去:“不行,我,我……他要是不喜欢我呢?!这里美女美男那么多,他还总说我蠢,打我屁股……”

“打你屁股!”蹇宁惊讶不已,一把拉住齐之侃的手,肃然起敬:“嫂哥哥好!”哥哥何时这样轻浮过,齐之侃定是哥哥认定的那个人!

嫂……嫂哥哥?齐之侃大脑死机了几秒,反应过来后傻傻的笑了。

可只是一瞬间,蹇宁忽然痛苦地捂住左脸叫喊起来。

“宁妹妹你怎么了?我……我带你去找煎饼!”

“不,别去…”蹇宁忍痛紧紧扯住他,整张小脸都因痛苦皱在一起,额上立马出现大滴的汗,嘴唇也泛白,声音颤抖着:“别,……别让哥哥知道,不要去……”

齐之侃急的不得了,蹇宁忽然转过身:“不要看,会吓到的……你走……”

齐之侃见蹇宁手抖着拿不开,就上前一步取下她脸上的金箔面具,柔声道:“我不怕的,宁妹妹很美……”

“不!”蹇宁一声惨叫,可左脸已暴露在空气,饶是齐之侃有心理准备,还是被吓住了。

左脸上的疤痕活像烧伤,扭曲丑陋。上面的筋络似乎还是活的,此刻在那块焦黑的脸上游走,如鬼魅一般。

蹇宁看他被吓到,捂着脸想逃开,却因疼痛而跌倒在地,长发披散在肩头,遮住半张脸,她哭起来,痛苦而绝望:“对不起,吓到你了,我……像个怪物!”

齐之侃心疼极了,连忙跪在她旁边扶着她坐起,不顾她的挣扎拂开她脸上的发:“不丑,一点儿也不丑,宁妹妹是这世上最美的女子!”

蹇宁泣不成声,泪滚到那疤上引起的是更剧烈的痛。“啊!”一声惨叫,像是被人生生用刀剜去皮肉一样。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齐之侃急出了泪,抬手想为她拭泪,却怕再弄疼她。

“没事,……一会就好……”蹇宁蜷在地上紧抱着自己,咬唇死忍着这早已尝过了千万遍的痛。

等疼痛过去,蹇宁已是一身的汗,冷静的重新戴上面具笑了:“对不起,侃哥哥吓坏了吧,刚才的我就像地狱里的恶鬼。对了侃哥哥,今天的事千万不要让哥哥知道。”

“没有。”齐之侃握住她冰凉的手:“为什么不让煎饼知道?你该去医治的。”

蹇宁风轻云淡的口气:“治不了,木昙下的毒必是世上无人可解。如果哥哥知道今天的事,他会自责的。”

“可你到底要痛到什么时候?要这样一个人默默地忍受多久?”

“生命的尽头啊。你看,哥哥都陪不了我一辈子,它却可以,哥哥还总想赶走它,哥哥是大笨蛋。”

“宁妹妹,到底为什么?你这么好的人,他们……怎么忍心……”齐之侃声已哽咽,尽管已看过了人间太多的丑恶,可他还是会心痛。

蹇宁转身对他笑了:“侃哥哥是大傻瓜,和哥哥正好一对!没有为什么,这就是人类。”

“我不恨木昙,相反,要谢她给了我选择。哥哥都去当质子了,这苦该我来受着。其实也没什么,这世间的男子,除了哥哥、玙哥哥、公孙哥哥和侃哥哥你,其余我全看不起。毁容倒免去受那份罪,痛嘛,全当单调生活的调味剂了。”有只蝶飞来,落在她肩头。她笑的像拥有全世界:“看,它喜欢我!”

齐之侃愣愣地看着她的侧脸,泪忽然就涌上来:“宁妹妹,我可以治好你的,我是幻狐。”

到底是为什么?人间怎么就这么险恶?那么单纯美好的人都要被伤害?不可以,这是煎饼的妹妹,哪怕自己拼上性命也一定要医治好!


“真的吗?小齐可以治好宁儿!?”蹇宾脸上全是惊喜,之前他用了那么多方法都没治好她。

齐之侃傲娇的一点头:“那当然,也不看本狐是谁?可是我要奖励的!”

“奖励?小齐想要什么奖励?”蹇宾笑着挑眉。

“我喜欢宁妹妹,治好她后你就把她许配给我吧!”齐之侃不怕死的昂起头。

“不行!”蹇宾秒黑脸,一伸手就把齐之侃扯入怀捏住下巴,脸色阴沉:“你再说一遍!”

齐之侃笑了,抱住蹇宾的腰,仰头碰一下他的唇:“好啦,奖励拿到了!”

蹇宾反应过来看他满足的小表情就笑了,长指抚上他的脸:“这就满足了?”

齐之侃垂了头不敢看他:“满,满足了……”

“可我还不满足怎么办?”长指又往下描绘着齐之侃好看的菱唇。

“不知道,跟我没关系……”齐之侃心慌不已,抬手抵上他的胸膛,眼神开始闪躲。

蹇宾凑近他:“怎么会跟你没关系?”温热的气息全扑到齐之侃脸上,便看见小东西白哲的皮肤慢慢变红:“张嘴。”声音低沉的命令。

齐之侃羞急了,却抵抗不了,乖乖闭上眼睛抬起头,嘴张开一点点。

小东西这样还真是诱人,尤其是那粉嫩的小舌。下一秒,蹇宾吻上来,直接顺着小嘴进入,勾着齐之侃的柔软作乱。

齐之侃毫无招架之力,软绵绵的瘫在蹇宾怀中,乖巧张着嘴任蹇宾胡作非为,眼角却划过一颗晶莹。

一吻毕,唇角划出一丝银线,蹇宾笑了,小心的擦去,又替齐之侃拭泪,柔声道:“怎么哭了,刚才弄疼你了?”

齐之侃红着脸把头埋进他怀里不说话。

蹇宾温柔地顺着他的发:“小齐若是能治,那你就替宁儿治。若是不能,就千万不要勉强,不要为了宁儿伤到自己。”

齐之侃乖乖点头,却又有泪流。

煎饼,我这次可能没那么幸运了。宁妹妹中的毒不好幻化,又过了这么多年,不是小幻术可以解决的。若到时浓烈的幻息引来坏人,我就把灵珠给你,你不必再抓幻狐了,宁妹妹也会好起来,你要的一切都会得到。

齐之侃已准备好施幻,可已出府近两月办事的公孙钤回来了。

公孙钤在马场上找到他,开口就是一句:“你要为宁儿治伤?”

齐之侃笑着点头:“要,已经答应过煎饼了!”

“你个蠢货敢!”一声熟悉的怒吼从公孙钤身后传来。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