蹇齐迷

蹇齐 齐蹇 小木马 小星辰 特使 mapo豆腐 浏览器 刺客粉 天玑子民

心意如初,异世还之 4

刺客两周年快来!感谢遇见双白,遇见你们。
那个想让我这种垃圾同人文写手退圈那个,告诉你,不可能。
maPo合体,我就是cp粉,不合体,就是他们的女友粉,回到SpeXial,就是团粉,并且,我是永远的刺客粉!
这篇文还是决定齐蹇,前面易柏辰是因为不喜欢蹇宾,并且害怕这个“暴君”,所以表现的像受,但是后面感情加深,他慢慢的就越来越攻。不过,还是类似强强那种,本身铁骨铮铮,只因爱为你一人而受。

~~~                 ~~~            ~~~                  ~~~         ~~
感谢各位守在坑边还愿意看,今天刺客两周年,我要心意如初了。






从最初的度日如年到如今的习以为常,易柏辰猛然发现自己竟已在这里住了半月。

不得不承认,蹇宾待他极好,除了不能出宫,几乎样样都依着他。哦,倒也并非如此,易柏辰苦笑着摇摇头。

还有一点,不许他到别的寝宫睡。

也不知这人什么毛病,明明就知道他早不是那什么齐之侃了,却还是非要两个大男人夜夜同卧一塌,甚至易柏辰有时半夜醒来会发现两人是紧密相拥的缠绵姿势。这当然让他很排斥,观念里这是有违伦理的,可身体竟越发想要靠近,莫名的感到熟悉安心。难道因他是齐之侃转世,所以这具身体仍在渴望靠近蹇宾?

不,太过荒谬,穿越与转世易柏辰可以接受,毕竟已是既成事实。可他不能想象一个人如何会在轮回数次后还对千年前的恋人念念不忘。没有人有这样深的执念,就算有,他蹇宾也不配!

这半月来,虽然下人们不敢多嘴,可易柏辰还是多多少少从芊楹口中知道了他们从前故事。

可以说,齐之侃丢了命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蹇宾不信任他,蹇宾谁都不信。既如此,蹇宾你现在又是在做什么?得到天下不够,还想重新找回丢失已久的恋人?呵,想的未免太美了些吧?可惜,你不会如愿的,我早晚都会离开。

虽然天色已晚,蹇宾还是宣了芊楹入宫,怕打扰易柏辰休息,这次没回寝宫,直接带着人去了御书房。

才进门就冷着脸撂下一句话,“小齐到底何时才能记起孤?”

芊楹待他坐下后才上前一步悠悠开口道:“总能想起来的,陛下不可操之过急。”

“操之过急!”蹇宾猛的一拍桌子,眼中有怒意,“已过半月,小齐却总也记不起!你可知他如今看孤的眼神,看孤的眼神有多……”慢慢的抿起唇,移开目光说不出话了。你叫他如何开口?从前那个虽尽力掩藏可眼中还是不自觉对自己露出痴迷目光的齐之侃,如今彻底变成了怕他,甚至是厌他的易柏辰。他如何能接受的了!?每当易柏辰用冷淡的眼神看过来时,他就像要窒息一般。偏还是要温柔的笑脸相迎,一遍遍唤着那人此时最厌恶听到却是他最爱唤的小齐。

见他如此伤心,饶是芊楹也忍不住动容。放柔了声音道:“陛下莫要伤心,办法总还是有的。这几日臣大致告诉了将军他的前世,不过将军听完没想起什么。臣猜测,有些事恐怕是要陛下亲自告知,要让将军多接触从前的事物。”

“从前的事物。”蹇宾略一沉吟,突然欣喜起来,笑道:“你这意思是只要孤带小齐回天玑,回他的山中小屋,便可让他恢复记忆?好!孤这便下令迁都回天玑。”说着就兴奋的拿起御笔准备写旨。

芊楹忙阻止道:“陛下三思,均天朝廷刚稳定不久,经不起这般折腾。”

“你是说孤在瞎折腾?”音调陡然变低,蹇宾手握笔面无表情的看来,正是要发怒的前兆。

然而芊楹丝毫不惧,神色如常的回望,“迁都大可不必,小屋更是不能回,这朝廷是一时也离不开陛下。”

蹇宾出乎意料的没有直接发怒,只是定定的看着她,声音愈发冷淡,“你以为小齐就离得开孤?孤已为这天下负过他一次,甚至让他送了命。如今又怎会在因这破朝堂而放弃让他恢复记忆的机会?!孤意已决,明日便迁回天玑旧都!”

芊楹犹豫了两秒钟是冷冷的开口:“想必启昆帝为何会选址在此陛下很清楚。如果贸然迁都,再加上如今均天流传正盛的谣言,后果会怎样?陛下也该清楚。倘若真到了那时,陛下拿什么保护如今半点武功也不会的将军?没有太平盛世,是要重蹈一年前的覆辙吗?那时,便再不会有第二个易柏辰。”

这话太过直白,将蹇宾刚结了痂的伤口狠狠撕开,血淋淋的伤口暴露出来,痛至骨髓。

蹇宾狠狠一拍桌子猛地站起,将桌上奏折扔出,咬着牙厉声道:“孤刚寻到小齐你便这般诅咒,当真是不怕死吗!?”

芊楹跪下去却并无惧意,背挺得笔直,“陛下息怒。臣只是为陛下分析形势,若陛下执意不听便当成臣曾说过此话。”

“你……你!”头一阵眩晕,蹇宾跌回王座,脸也白了几分,他向来有头疼的毛病,此时怒气翻涌,难免痛上加痛。可再不会有人关切的扔开剑冲上来扶住他,不由得又是意阵心酸。

“陛下可需医丞?”芊楹发现自己似乎是越来越容易心软了,再次放柔了声音脊背稍弯,向来冷淡的脸上透出些许关心。见蹇宾不理才又道:“陛下,就算为了将军也要爱惜身体,莫要与臣一般计较。只是臣说的也确是为陛下考虑。此时迁都大为不妥,单是迁都的名头都让将军把佞倖的罪名坐了实。”

蹇宾揉眉心的手一顿,想起如今宫外的流言,又一看芊楹是诚恳的模样,终是冷静下来叹了口气道:“孤知你忠心一片,只是再忍受不住这般情形了。所以刚才昏了头,没有想到小齐的处境。也罢,此事便暂搁不提。但你要尽快让小齐想起,孤……好想他。”

这最后一句虽未刻意拖长尾音,却还是让人心为止一颤。易柏辰此时若从殿柱后走出,便可看见这绝色的君王脸上是化不开的浓重哀愁,凄婉动人。

芊楹柔声应答,刚起身想要告退,却被蹇宾猛的抬头盯住,他眼中又变得满是戒备,“虽你执意不说,可孤已猜到你并非常人,也知你一定有办法唤醒小齐。只是,无论如何,不要伤害他。”

这人变脸永远那么快,芊楹不动声色的笑了笑,道:“陛下,若是臣的办法必须以伤害将军为前提呢?”蹇宾立马皱起眉不满看着她,芊楹直接扯出抹笑,“其实陛下不亏,用易柏辰几年的寿命换齐之侃早日苏醒,这不正是两全其美吗?”

这话让蹇宾眼中闪过一抹杀意,手不由得轻叩桌面,却是平静的道:“你大可试试,看孤会不会要了你的命。在孤心中,易柏辰便是小齐,小齐便是易柏辰。哪怕他再记不起孤也绝不许任何人伤他分毫。”

“陛下息怒,臣不过随口一提,若陛下无事,臣先行告退。”

“退下吧。”蹇宾闭上眼揉着眉心,试图缓解头疼和疲惫。

一会儿便要去见小齐了,万不能让他担心,尽管现在的他几乎是不屑于看自己的。

忍不住又叹口气,小齐,你还是不肯原谅我吗?求你,记起我,这次我定会全心全意的信你爱你,再不怀疑半点,我只要你记起我……

芊楹转身缓缓走出殿门,这才看似不经意的望了眼殿柱后,轻微抿了下唇角。

易柏辰,哪怕你忘得一干二净,此番话也该是让你有些许动容了吧?堂堂共主宁愿舍弃整个天下换你,从前他欠你的,会有余生来还。虽然我知道从前那个你从未觉得他欠过你分毫,知道一切皆是你飞蛾扑火,奋不顾身。

所以,记起他吧。这一世,谁也不要辜负谁。

蹇宾回去时易柏辰早睡了,便温柔的笑着坐在榻上看他安恬的睡颜。见他今夜并未用背影等自己归来,便料到他现在是真的睡着了。于是毫不顾及的扣住他放在锦被外的手,低头温柔地在他额上印下一个吻,轻声道:“若是每夜都这么乖有多好。”然后便轻手轻脚的上了塌拥人入怀。

可蹇宾闭上眼呼吸平稳下来之后,怀中人竟缓缓睁开了清明的大眼,哪里有半分睡意?

易柏辰看向他,心中五味杂陈。

从来不敢想象,那么渺小一个他在蹇宾心中竟可以抵过整个天下,而且,他易柏辰竟是和齐之侃在蹇宾心中的地位一样……

明明自己这半月来从未给过他笑脸,甚至最近因他的纵容而变得有恃无恐,别说怕他,现在根本是有了欺负他的意味。可易柏辰能怎么办?同为男人,又不是拍戏,如何能在一起?

“小齐……小齐回来……”满是哀伤甚至带了乞求的声音传来,蹇宾抱他的力度大了几分,蹙着眉轻轻摇了摇头,立马有几缕青丝滑到胸前,更衬出几分俊美来。

易柏辰竟看的有些呆了,片刻后忙回抱了去,轻柔地顺着他的背,低声安慰道:“乖,我在,就在这。”

“嗯。”蹇宾轻应了一声,接着光洁饱满的额便贴到他的脸上,很是安心信赖的样子,满足的唤:“小齐。”

易柏辰知道这不是他故意装睡为之,以往夜晚蹇宾就在睡梦中求他回来过,他却置若罔闻,甚至在蹇宾抱上来之后一把推开,蹇宾自然因此醒来过。

第一次时易柏辰被吓得要死,睁大也不知该如何解释,蹇宾眸中的哀愁更重了些,黯然的自己松开手后退,低声道:“对不起,吓到你了。”

易柏辰震惊极了,天下共主竟在向他道歉!动动嘴唇刚想说些什么,蹇宾已背向了他,“小齐,不早了,歇息吧,我不会再如此了。”

那么一瞬间易柏辰觉得心就像被针扎了般的痛。可再一想,这人对他如此好不过是因他的前世,是因想得到他。便又心安理得的翻身背向他睡去了。

后来这种事发生的多了,易柏辰更加的不怕,推开然后直接留个孤高冷傲的背影给他,完全不在乎推开后他是否会醒来,醒来了又会不会生气。

可是今夜易柏辰实在是没推开的力量,只好认命的抱着人在怀中,准备将就一夜。

说起来都怪蹇宾,要不是他下令允许自己在这宫中可以随意走动无需通报,他便不会误打误撞到了御书房,不会听到那样一番话,更加不会……看一眼怀中人俊美的睡颜,易柏辰很认真的叹了口气。

蹇宾,你若是个女人该有多好。



评论(18)

热度(37)

  1. 七只影蹇齐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