蹇齐迷

蹇齐 齐蹇 小木马 小星辰 特使 mapo豆腐 浏览器 刺客粉 天玑子民

命定 14(假如易恩有小齐的记忆。)

这的确很匪夷所思,可以说是完全没可能,但evan还是信了。早在接这部戏之前,易恩就在睡梦中哭着叫喊过王上,而且易恩背台词的确是快的不像话,不,易恩压根就没有背,只要看一眼就记住了,易恩对自己的感情也的确是不寻常的,太多太多,现在也只有那个说法可以让人想通了。

易恩就是齐之侃。那自己呢?自己真的是蹇宾转世吗,为什么一点点印象都没有?他对易恩又是什么感情呢,明明有洁癖却能容忍易恩的邋遢。易恩的吻也并未引起他的反感,听易恩叫自己王上他会生气,莫名的生气。也许是太在乎易恩,把易恩当成最好的兄弟了吧。

可易恩似乎是下定决心要和自己划清界限了呢。才拍戏那几天,易恩忽然就不要并床了,他还以为是屁孩长大了,现在才明白,易恩知道了马振桓不是蹇宾,所以要拉开两人的距离。

熄了灯,evan却睡不着,他知道易恩现在也是醒着的:“POPO,你在想什么?”

“evan,今天我说的话你就当是一个玄幻故事好了,从现在起,我还是易恩,那个小屁孩儿。”

“好。”不知为什么evan心里有些酸,很想问一句:那你以后还会黏着我吗?

“还有你之前说得对,spexial是不合适我,等合约一到我就退团。”

“不可以!”evan脱口而出,知道自己失了态才又说:“易恩,你好不容易才被大家认可,以后一定会红的。”

易恩苦笑:“evan,你到现在还以为我是为了红才入的团吗?”

“不然呢?”evan心里有个答案不安的跳动着。

“是为了你。”果然没猜错,易恩说出了他想要的答案。

“易恩……”

“evan别怕,那只是从前,我现在知道了你不是王上,不会再缠着你了,我会接着去找王上的,如果这一世还找不到,我仍不会喝孟婆汤,我会一直找下去。”

“易恩,你怎么那么肯定我不是蹇宾转世?”

易恩叹口气很是哀伤:“若从外貌来看,你是王上无疑,可性格上差太多了,实在是太多了。”

“易柏辰和齐之侃难道差的不多么?”evan平静地说,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说。

易恩愣住了,是啊,自己的记忆还在,可随着时间的流逝,性格也早已变了很多,更何况王上没了记忆,那性格也定会大变!再一想,evan还总是会无意识的就说出了千年前王上曾说过的话,如果evan不是王上那谁还能是?

易恩心头一暖,evan这算是挽留吗?evan也许早就对自己心动了,只是他没有发现而已,易恩并不点破,他怕evan反应过来后会疏远他。

“那evan你希望我退团离开吗?”易恩转身面向evan,声音软软的。

evan感觉到易恩的变化,也转身面向他笑了:“不想,你跳舞和b_box那么厉害,是门面担当呢!”

“谢谢evan,那我不退了。”

“嗯!”evan掩不住的高兴。

“evan~”易恩弱弱的叫他。

“嗯?”

“我可不可以再把床并到一起?”

“……”

“不然心不安,会梦到一些不好的事,我害怕……”易恩装作很委屈很害怕的样子。

“那你过来吧。”evan想了一会儿,终于答应了。

易恩在黑暗中露出一个得逞的笑,然后下了床到evan的床边,直接一把掀开被子钻进去。

“你不是说要并床吗?”

“可你叫我过来呀。”易恩很无辜的样子。

evan叹口气替他拢拢被子:“算了,快睡吧。”

“不嘛不嘛,睡那么早干什么?马马陪我聊聊天嘛,这两天都没有理马马,我好想马马!”易恩抱着他撒娇。

“原来你知道你这么久没有理我啊……”evan声音低下去。

“也不能怪我呀,因为要拍这个你都不知道我有多难过,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想王上。”易恩的声音也低了下来,他真的是一想到蹇宾就难过。

evan温柔的唤他:“POPO,乱世本来就是这样的,没有人可以无忧的过完一生,而且你根本没有跟丢,我不是就在你面前吗?”

“谢谢evan。”易恩勉强的笑笑。

evan心中觉得怪怪的,易恩是否在乎蹇宾在乎的过了头?“易恩,你觉得蹇宾是怎样的人。”

“王上?”易恩重复了一句,evan听到了他语中的笑意:“我们王上是世间最好的人,长相俊美,言谈有礼,筹谋得当,王上的话就是天意,王上做什么都是对的,王上对待下属体贴关心,王上……”

听易恩滔滔不绝地夸奖蹇宾,evan嘴角狠狠抽了抽,蹇宾明明只占了一个长相俊美好吧!他体贴关心,言谈有礼的对象只是齐之侃吧!在朝堂上摔奏章摔桌子摔自己的才是他好吗!易大哥是不是全都说反了?

“好了易恩。”evan捂住他的嘴:“我好歹演过蹇宾好吗!他哪有这么好?”

易恩有些生气的拍掉evan的手:“evan虽然你是王上的转世,可这样说也很让人生气,王上明明是那么的好。”

evan很少生气,可这次却是生了气,于是背向了易恩:“那你去找他好了。”

易恩也不高兴,他起身回到自己的床上越想越委屈:“王上,你不记得属下没关系,可你怎么能这样说自己呢?”

evan狠下心不理他,心上却空落落的。

“王上~”易恩带着浓重的鼻音叫着,很可怜的样子。

evan干脆捂上耳朵。

“王上!”易恩抬高了音调,evan仍然不理。

“evan,马振桓!”

“干嘛,快睡啦!”

哼,还不是得理我!易恩心中有些小得意,马马好像挺在意我的嘛!于是又厚着脸皮上了evan的床,从身后抱住evan。

evan不理他,向一边挪了挪。

“马马跑什么,一起睡嘛!”

“才不要,你给我回去,找蹇宾去!”

“你就是王上啊。”易恩把脸贴在evan背上。

“易恩我再说一遍,我是evan,e_v_ a_ n _o k?”

“no_ok”易恩危险的眯起眼:“马振桓,给你3秒钟时间道歉,不然……”

“不然你……哈哈……别,易恩哥……哈,好痒……别挠了……”

“你转过来我就不挠了。”

evan只好忍笑转过来,易恩低头狠狠亲了口evan的唇。

evan愣住了。

“好了evan,快睡吧,明天还有戏。”易恩背向evan急急的开口,生怕evan斥责或拒绝他。

evan脑中乱作一团不知道是将易恩一脚踹下去,还是当作没发生过。可evan知道,对于这个吻自己是不反感的。

见evan并没有生气,易恩笑了,伸出舌舔舔自己的唇:好甜啊,王上我爱你!

O(∩_∩)O哈哈~,我说会甜吧!

评论(2)

热度(61)

  1. 七只影蹇齐迷 转载了此文字
  2. 以齐制宾蹇齐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