蹇齐迷

蹇齐 齐蹇 小木马 小星辰 特使 mapo豆腐 浏览器 刺客粉 天玑子民

命定 18(假如易恩有小齐的记忆)

   Teddy很疑惑,面瘫执怎么就和屁孩关系这么好了?那天他们谈了啥?!更苦恼的是,自己天天编瞎话骗Evan,还要套出Evan在加拿大的住址。天呐!Teddy表示脑细胞不够用!

不过Evan,请你正视自己的心好吗!天天叫我看易恩,让我汇报情况,您老人家回来成吗?!搞得屁孩还要追去加拿大!唉,真搞不懂你们,追来追去有意思吗?变相虐狗啊这是!

    “易恩,加油!千万把Evan追回来!”Teddy拍拍易恩的肩。

      易恩有些嫌弃的撇嘴。

     “诶,你……”Teddy要动手了!

     执一把将Teddy拉到身后:“易恩,上飞机吧。我相信你会如愿的。”

     “嗯,谢谢执。你也是,再勇敢一点,再厚脸一点。像我对Evan这样。拜拜!对了,谢谢Teddy!”

   Teddy这下没搭理易恩,八卦的凑近执:“你有喜欢的人了?谁啊?A.N.D的妹妹吗?哪一个?是不是钟羽?还是宇宙?”

   “你想多了.”执连个笑都没给Teddy,然后掏出手机给Evan打电话。

    “执?”Evan很疑惑,执跟自己一向交往不多。

    “嗯,是我。易恩去找你了,刚上飞机,你去接机……”

    “什么!易恩来了!”

    执将手机拿离耳朵远了些,皱眉。果然,这才是蹇宾王,温柔是假象。“好了Evan,我话说完了,再见。”执快速挂掉电话。

   

易恩来了!易恩来了!他怎么知道我住这!Teddy!一定是Teddy!自己只告诉了Teddy!打电话!

    “sorry,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什么?关机!Teddy你给我等着!不行,现在怎么办?要搬个住所吗?可易恩怎么办?他不会英语!对了!易恩有加拿币或美元吗?易恩,你……你为什么要来啊!打给易恩!不对,他在飞机上,手机关了。那么,等易恩的电话吧。

   天慢慢黑了。Evan到底是硬下了心肠不去接机。接了易恩的电话,在对方那句兴奋的“Evan,我来找你了!”还未说完就冷冷的说:“易恩,回去!现在!立刻!马上!At Noce! Right  Now!”

   “Evan,”易恩很委屈:“我,我不会说英语,台币也花不了,明早才有航班回台湾,我……我……”

    “……”Evan听他带哭声的小奶音早软了心肠:“你待在原地别动,我去接你。”

    Evan的家离机场有些距离,偏路上又下了大雨,行路更慢。易恩带雨具了吗?  不急,那躲雨的地方很多。 

     Evan到时已过了一小时,雨也一直没停。远远就看见空旷的机场外有一个小黑点在雨中发抖!易恩!明明看的只是个小黑点,可Evan就是知道那是易恩。

     心狠狠揪起来,猛踩油门冲过去,停了车一把将易恩拽进车:“你是傻子吗?!为什么不在里面躲雨?!”嘴上骂得狠,可明明是一脸心疼。

     易恩脸上是掩不住的喜悦,想抱Evan,可张开双臂后发现自己浑身湿透,狠狠哆嗦了两下收回手:“是你让我待在原地不动的啊,万一你来了找不到我就走了怎么办?”

    Evan瞪他一眼,见他冷得发抖,就脱了自己的风衣盖到他身上,又忙开了暖气:“来找我却没有半点准备。加拿大天气寒冷是常识,穿那么少还淋雨,不发烧就怪了!”

    “发烧好啊,这样你一时半回赶不走我了……”易恩小声嗫嚅。

    Evan却听得清楚,更加心疼了。也不顾路限,踩了油门狂奔回去。

    易恩洗好热水澡后仍冷的发抖,Evan开了空调,一试易恩额头果然是发了烧。便赶紧转身冲了药端给易恩。

    易恩撇嘴,低音炮更低:“不喝,苦。”

    “快点。”Evan声冷冷的。

    易恩一撇嘴,大眼看来:“马马,你好凶啊,我是病人。”

      又来这招!Evan明知他只是卖萌,还是忍不住放柔声调:“popo乖,喝药。”

     “你喂我。”某恩得寸进尺。

      Evan坐在他旁边,果然乖乖喂药。

      易恩笑得眉眼弯弯,很满足的喝着,说不出的甜。

    Evan也不禁挂起抹笑。喂完后抬手温柔的擦易恩的嘴角。

     易恩一把拽住他的手:“马马你真好。”

   Evan的笑却僵住了,抽回手起身后退,眉皱起。

    易恩很委屈:“马马……”

   “好了,你快睡吧,不早了。”该死!明明决定要断了一切联系,怎么又不由自主的对他那么好!

  “马马你让我一人睡客厅啊,我想……”易恩看着Evan卧室。

   Evan刚要拒绝,易恩却恍然大悟般又说:“哦,对了,不能一起睡,我发烧了。传染给你就不好了。Evan,晚安。”易恩甜甜的笑着,又乖乖躺在沙发上裹紧被子闭上眼。

   Evan心蓦的软了,想改口让他进去睡,可理智却逼迫他抬步进了卧室。

   

已是深夜,Evan却翻来覆去睡不着。心心念念的人就在客厅中,他又怎能睡着?终于忍不住了,Evan摸黑来到客厅,蹲在易恩旁边,借着月光看清朝思暮想的脸。忍不住手轻抚了上去,轻声唤着:“popo.”

    易恩迷糊的蹭蹭Evan的手,两人都挂起抹满足的笑。

     “王上.”易恩软软的唤了句。

     Evan如触电般收回手。悲伤涌来。又是蹇宾……

    易恩,你从头到尾爱的都是蹇宾吧?我不过是长得与他一样罢了。一个可悲的替身。Evan自嘲的笑笑,起身回了房。

评论(3)

热度(46)

  1. 七只影蹇齐迷 转载了此文字
  2. 以齐制宾蹇齐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