蹇齐迷

蹇齐 齐蹇 小木马 小星辰 特使 mapo豆腐 浏览器 刺客粉 天玑子民

幻狐 大结局(腹黑饼×蠢萌齐)

胸口越来越热,耳边的昵喃没了。蹇宾睁开眼,脸上湿漉漉的一片也顾不得擦,忙坐起身抱紧怀中小狐,虽明知他没事,可刚才小东西那番言论还是让他很心疼,焦急的唤着:“小齐,小齐醒醒!”

齐之侃慢慢睁开眼,看清眼前的俊脸后立马涌上泪,抬爪抱住他脖子:“煎饼,我怎么这么蠢!我的灵珠没有救活你!”忍不住往他怀里缩去:“可是你怎么还在这里等我?你其实也舍不得我对不对?你知道我会来找你的,真好,最起码我没有来晚!等会我们不喝孟婆汤好不好?我不想忘记你,你也不许忘记我,轮回后还要在一起,我们……”

“小傻瓜。”蹇宾温柔地打断他:“不喝,我们都活着呢,好好的活着呢。”

“骗人!”齐之侃抬头眼泪汪汪的看着他:“你就是怕我缠着你才这么说的!我明明亲眼看你,看你……”又哽咽着说不出了,那是他这辈子都不想再回忆起的画面。

蹇宾低头蹭他柔软的毛,手一下下抚着他发抖的小身体:“小齐乖,我真的没事,我怎么舍得就这样丢下你。你看看,这里是我们的房间,你摸摸,我们的心跳和呼吸都在。小齐救活我了,小齐是最厉害的幻狐!”

齐之侃伸舌舔他的脸,呜咽着:“煎饼……煎饼,我夫君,我的夫君……”泪控制不住的往外涌,失而复得的滋味一点也不好受,会担心这人是假的,担心他会在下一秒消失……

“小齐乖啊,我在一直在的。”蹇宾任他哭,耐心的等他发泄完后才又揉他的头:“小笨蛋,你到底是有多少泪?从刚才一直哭到现在知道我有多心疼吗?真的好想把你拥到怀里吻去泪。可惜我动不了,我只能干着急。小傻瓜……”

闻言齐之侃浑身一震,难道刚才的话他都听到了?“你什么时候有意识的?”幸亏有毛毛挡着,不然齐之侃的红脸一定会被看个一清二楚。

“一直有意识,像活着一般有感觉。只是动不了,我甚至能探知到你的想法,能感受到你的感受。方才你将灵珠渡过来昏去时,我清楚地知道你没出事,我的小笨蛋是累了。”

脸埋进他怀,狐耳却慢慢变成粉色:“那我说的话你都听见了?”

蹇宾笑了,忍不住吻了吻他颤动的粉耳朵:“全听到了,原来小齐从一开始便爱上了我,小齐竟也是只有心计的小狐狸,让我一步步陷进去。”

“呜~不是……”齐之侃摇头闪躲着,耳朵是最敏感的地方了:“我刚才全是吹牛的!不对,你怎么忽然听得懂我的狐言狐语了?又为什么能知我的想法?现在还能吗?”

蹇宾闭上眼认真的感知,又睁开眼摇头:“现在不行了,但还能听懂你的话,其实……”勾唇笑了,挑起小狐狸的下巴:“从第一次欢爱后,我便听得懂了。”

齐之侃睁大眼懵了,片刻后狐耳彻底变红,跳下床跑了:“你不要脸!”

天呐!那他那几次累到变成狐,哼哼唧唧的说着那些羞羞的话他都听懂了?!怪不得会笑成那样!齐之侃你蠢死算了!

蹇宾也不着急,笑眯眯的在床上等着。

果然,那一小团雪白又猛地蹿回他怀里,用力蹭了蹭后趴在他怀里不动了。

蹇宾刚要说话,齐之侃抬头瞪他:“你给我闭嘴!”

好吧,蹇宾宠溺地笑了,只是手又不老实去摸那红红的耳朵。

齐之侃气哼哼的闪躲着,却舍不得离开。他的夫君好不容易醒来,他又怎么舍得离开呢?一秒都舍不得。

幻狐是世间最神奇的生物,他们的幻境可以控制住一切,可他们不是九尾狐,没有九条命。他们只有一颗灵珠,灵珠没了,命也就没了。

但世间万物总有例外,齐之侃和现任长老就是例外。

长老千年前就死过一次了,死在与狼族的那一战中,就在整个幻狐族都要被灭了时,他又奇迹般的回来了。说是之前只是重伤未愈,其实已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齐之侃看起来蠢笨,然而他也有这样的能力,有一颗很大的灵珠。天劫时从体内迸发出的剧痛,就是因为他的灵珠开始分裂了,施不出幻术也是因此。

长老一直知道齐之侃的这项大能力,打算培养他做下一任长老,让他用这个颗多余的灵珠保卫整个狐族。没想到他却是用这宝贝救了他的夫君。不过也没关系,长老觉得自己还可以多干几千年,就让这些小狐狸谈恋爱去吧!

长老一向是疼他们的,且发生的一切他也全都知道,也就乐呵呵的欢迎这四个人类住进玉衡了。

某天的夜里,一只雪白的老狐狸揉了揉可怜巴巴的小狐狸的头,满脸的慈爱:“侃儿,又怎么了?”

小狐狸抹去眼泪,恨恨的道:“蹇宾不要脸!他说孟章比我可爱,阿离比我美,陵光哪都比我强!”

老狐狸眨眨眼:“事实如此……”

小狐狸哇的一声哭出来:“长老,你,你坏坏!我明明是玉衡第一强狐!我可是有两颗灵珠的,千万年来就我一个有!”哭的太投入,小小的打了个嗝:“哼!虽然长老你也有,可我的更漂亮,蓝色的呢!”

谁的不是蓝的?老狐狸默默将这话咽下,抬头看辽阔宁静的星空。早知道不该告诉这小子两个灵珠的事,搞的他逢人就吹自己是玉衡第一强狐。要不是有蹇宾护着,早被打扁了!

果然小狐狸又抽抽搭搭地开始了:“长老的一颗灵珠保住了整个狐族,我把灵珠用在他身上,说明我心里他比一族狐都重要!可他夸别人!他太不要脸了,这次我再不要理他,除非他夸我第一强!”

正说着,身后忽然多出双手将小狐狸抱起,很温和悦耳的声音:“长老,小齐又来烦您了,真不好意思,我这就带他回去。”

“哼!放开我,我才不……”屁股上挨了一下,小狐狸扯开嗓子喊:“长老,他揍我!”

长老表示没眼看,怎么在长辈面前就摸上了?!立马捂眼挥手:“带走,带走!”

蹇宾礼貌的点点头,大步走了。将怀里正挣扎的小东西抱紧,压低声音道:“再闹,今夜就只一次。”

小狐狸挣扎的更欢了,好啊好啊!那么多次他才受不住,次次都被弄哭,丢人死了!一次好,一次好!

蹇宾勾唇:“一次一夜。”

小狐狸立马乖了,却瞪大眼:“我还生气呢,就不变成人,不让你碰!”

蹇宾笑了:“小齐,再怎么样我体内也有你的一颗灵珠,又同公孙学过一阵子。也算得半个猎狐人,不仅可永生,也可掌握你是人还是狐!”说着捻个诀,怀里的小白狐立马变成俊秀的白衣少年。

齐之侃心道不妙,刚反应过来想跑,却已经被他压在了身下。

蹇宾笑的邪魅,长指抚上他唇:“小齐说在这里好不好?这里那么美,晚上又没有狐狸乱跑,不会有人看见的。”

“不好,不好。”齐之侃摇着头满是慌张:“我们回去!”

“偏不。”蹇宾挑眉,邪笑着吻上他唇,手也不老实的乱摸:“小齐若是下次再敢说公孙比我帅,比我厉害,比我会宠人。我就不可能是只夸别人了,我会让小齐一个星期都下不了床!”

齐之侃仰头承受着他细密的吻,努力的解释:“我,我不是为了哄光光吗,啊~他好久都不理我了,啊,轻些~我……我心里还是夫君最厉害的……”

“好。”蹇宾满意的笑了:“那今夜少要几次。”

齐之侃:“……”

第二天长了针眼的仲堃仪怀抱只青色的小狐狸,语重心长的道:“章章以后夜里千万不要出去闲逛,我就是个血淋淋的教训!”画面太美,我都不敢看!

孟章乖巧的嗯了一声,蹭蹭他:“明日我便可以成人了。你说了不管我长什么样都会娶我的,你不能骗我!”

“绝不骗,变成人立马娶!”仲堃仪亲了亲他粉色的小肉垫,笑着:“章章真可爱!”

孟章正要伸舌舔他,忽然一道红影急急的走过。

清冷的美人面上满是不耐,却也隐隐的藏了笑意。后面追着的俊朗男子额前那一缕紫甚是打眼:“阿离,阿离等等我,阿离我给你带了好东西呢!阿离,阿离~”

“这王八还真是有毅力!”蹇宁从树枝上跃下,淡蓝的裙摆在空中飘摇,甚是好看。

仲堃仪默默把孟章抱走,可不能让他的小家伙跟这丫头学坏了。真是的,在尘世明明还很温柔懂礼,甚至让他小小的迷恋过一段时间。怎么一来玉衡就变得这么泼辣!?

蹇宁不在意他的态度,张开双臂拥抱自由的空气,笑着:“这里真好!我再不用装单纯善良。无聊了还有各种各样的小狐狸可以欺负!”

又忍不住惆怅的叹口气:“就是十多年的哥哥没了!”抬头向天大吼:“蹇宾,你这个见色忘妹的混蛋!”

此刻还躺在花海中的蹇宾眼皮不安的跳了跳,然而他并不在乎,低头看怀里满身红痕的小东西,笑了,伸手揉他收不住的狐耳。

齐之侃太累了,不想睁眼,却软软地哼着,缩去他怀里:“夫君,不要了,真的不要了,受不住,你放过我……”

小家伙本就是软糯的样子,现在还带了点哭音,蹇宾眼神又暗下去,挑起他下巴。可小东西唇还有些肿,于是不忍心再折腾,只轻轻的吻了一口就将小东西变成狐。

穿好衣服后,大大方方的抱着小狐狸回去了。

勾唇:“不急,我们来日方长。”



评论(11)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