蹇齐迷

蹇齐 齐蹇 小木马 小星辰 特使 mapo豆腐 浏览器 刺客粉 天玑子民

君卿番外(皮皮的果子)

我知道正文已经完结很久了,可是有个小天使坚持不懈的问我要番外,那我只好写了,别嫌弃哈!

一套剑舞的如行云流水般潇洒,白衣和着桃花在空中翩舞。少年的侠气掩不住,那笑意更是掩不住。

利落帅气的收剑起身,眼角却带笑直盯着那棵桃花树。

齐之侃又想起那人跌坐在地时傻到可爱的模样了,真是的,明是个多疑的一国之君,可到了他面前就成了不带半分戒心的孩童。

正笑着,真正的孩童来了。

“父后!”这一声熟悉的小奶音带了点委屈,果子皱着白嫩的小脸,颠着胖乎乎的小短腿跑了过来。身后是一群想拦又不敢兰的宫人。

齐之侃忙放下剑上前将小白团子抱起,又是关心又是无奈的问:“怎么啦?”

果子委屈巴巴的蹭他的脸:“父后,父王又搬来好多初,说不背完不许我乃找你,还要打屁屁,打到肿得这么高!”说着张开小手夸张的比划。

齐之侃哭笑不得的纠正:“是书。父王是为了玙儿好,是为了……”

“不是,不是,”果子立马打断,小胖手捧着齐之侃的脸,很认真的看向他的眼:“好多好多初,鱼儿这辈纸都背不完,父王就是不想让鱼儿乃找父后……”越说越伤心,干脆张着少了颗牙的小嘴哭起来:“父王是……是大坏蛋!”

虽然有点心疼,可齐之侃也知道这小白团子只是看着奶,才不是这么容易被欺负的。何况现在敢说蹇宾的坏话了,于是板下脸:“玙儿不可以这样说父王,快向父王道歉。”

果子停下来不哭了,大眼睁的圆圆的,泪珠还挂在小脸上,手抓着齐之侃肩上的布料,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

齐之侃叹口气,虽明知这小东西向来能演,可还是放柔了语气,无奈的道:“下次再不许这样了啊。”

“嗯,鱼儿不敢了,鱼儿最喜欢父后了!”果子倒也懂得顺坡下,立马十分乖巧的缩到齐之侃怀里。

齐之侃笑着顺他的背,刚想开口问他今日都学了什么。忽然一声冷喝传来:“蹇玙,你给我滚过来!”

果子吓得浑身一抖,头都不敢回,立马抱着齐之侃的脖子开始哭:“父后,父后救鱼儿,鱼儿不想始!”

齐之侃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蹇宾更怒了,也顾不上什么王室礼仪,几个大跨步就到了跟前揪住了果子粉嫩的小耳朵:“这次谁都救不了你,我看你是越来越能耐了,撕完了是吧,好,那我再给你搬一堆来,看你能不能都给撕了!”

“疼疼疼!父后救命啊!”果子边哭边摇头想甩开他的手。

齐之侃知道蹇宾根本舍不得真用力,而且这明明只是轻轻的捏着,可这小团子哭的倒是挺卖力!于是一把将怀里的白团子塞进蹇宾怀:“王上这次可别心软,好好收拾他!敢撕书,真的是欠揍!”

果子蹬着腿挣扎:“父后别不要鱼儿,鱼儿再也不撕初了,再也不撕了……”

蹇宾脸黑了,怕小团子掉一下去忙抱的更紧了些,声音却仍是冷的:“蹇玙,你要是再动不动就抹眼泪,我把你扔到湖里喂鱼!”

“父王,鱼儿错了,不要喂鱼。”果子老实下来也不哭了,垂着头摆出很好的认错姿态。

蹇宾见此才消了点火,转身把果子塞给侍从,冷着脸道:“蹇玙你要是以后还想见到你父后,现在立马回去跟太傅道歉,并且乖乖背一篇文章。不然我保证你再怎么哭,小齐以后都不会理你的!”

果子认真地分析了一下这话的真实度,觉得父后听父王的话不理他的可能性远远大于父王揍他一顿。于是认真的点点头:“好,那今晚父后乃跟我睡。”

蹇宾一巴掌打上去:“想的倒是美!……不许哭!”

果子只好憋住泪,委屈巴巴的趴到了侍从怀里。

待人走远蹇宾才上前楼住齐之侃的腰笑着:“小齐方才在练剑?”

齐之侃往一边闪了闪:“嗯,身上出了许多汗,王上别抱,脏。”

蹇宾将人彻底带到怀里,低头嗅他的颈间:“小齐的汗是香汗,我喜欢闻。”说着头埋了上去。

“王上别,”齐之侃红了脸:“万一被玙儿看见又该学了。”

“不会的,”蹇宾低头吻了下他的唇:“再学非狠狠揍他一顿!”

齐之侃忍不住笑了:“王上嘴上倒是狠,哪次都没舍得真打。”

“所以才会让这小东西如此嚣张。知道吗?他今天又演戏骗太傅,还撕了许多书。小齐,我们以后该对他狠点,不然照这个发展方向,以后又是一个执明,可哪来那么多的慕容离管束他。”

“王上说的对。还有啊,自从带鱼儿见过公孙慕后,他就越来越爱哭了。这毛病也要改掉,哭哭啼啼的像个什么样子。”

“嗯,小齐不必烦恼,都交给我。”反正他已经想好了怎么收拾这小团子。玙儿,你喜欢演是吗?好啊,今日好好给你父后演一个!


“小齐离我辣么远干什么?来,我们坐近点,干点美好的事,嘻嘻。。。”

“王畅,别这样,鱼儿看见不好……”说着还微微后退一步,小脸上印着羞涩。

别说,学的还真像!

齐之侃第一次亲眼见到,石化在门口,而蹇宾嘴角微微上扬。

果子显然没看见,还沉浸在他的表演里面无法自拔。

红着脸伸出胖乎乎圆润的手指指向房内,低下头:“王畅,我们回寝宫,回去再……”

上一秒还在羞涩的推脱中,下一秒转个身又抹擒起抹坏笑:“好,都依小齐的……”

“蹇玙!”一声怒喝,齐之侃已经红着脸冲了进来。

果子瞪大眼,见他来势汹汹,立马扑的一声倒在地上,捂住肚子,可怜巴巴的缩成一团:“父后,鱼儿肚肚子疼……疼疼疼!!!”果子不装了,顺着齐之侃提他的耳朵方向站了起来,是真疼!

大眼里蓄上两汪眼泪:“父后……”

“闭嘴,眼泪给我憋回去!”齐之侃冷着脸喝道。简直岂有此理,这才多大,就学这些下流的东西!

果子忍住哭,偷偷看一眼蹇宾发射了一个求救的信号。

蹇宾忍笑上前:“小齐,已经揪红了,手不累吗?先歇歇吧。”

果子:“……”哼╯^╰!平时跟你作对果然是有原因的!

齐之侃看一眼他红红的耳,再看小白团子可怜的样子,有点心疼了,刚想住手,却见果子狠狠地瞪一眼蹇宾,于是又怒了:“不行,王上舍不得,我今日非得狠狠打一顿!蹇玙,你真的是太欠揍了!”

事后果子哭哭啼啼的趴在自己的小床上:“哼,再也不要喜欢父后了,大坏蛋!”

蹇宾笑得很和蔼走了进来,一屁股坐在床边,大手揉揉他的头:“玙儿还疼吗?小齐打的很重吗?”

果子抬头看他一眼,哭着拽住他的白袍:“父王还是你最好了,你天天骂我,却从来舍不得打我。我,我以后再也不跟你作对了……”

蹇宾笑的越发和蔼了,拉着果子胖乎乎的小手:“玙儿乖,父王从来没有怪过你,父王是为了你好。当然,父后也是为了你好,只是我们的方法不一样。但是玙儿不能再这么爱哭啦,你看,哭的连鼻涕都出来了。”说着帮果子擦去眼泪,却主动忽略了那鼻涕。

又接着道:“我们玙儿英俊潇洒,怎么能天天哭鼻子呢?这样下去,你喜欢的天璇世子是不会喜欢你的。”

  “为什么啊,是为了更像他我才学他哭鼻子的,他为什么会不喜欢我!”

蹇宾摇摇头:“不对,这个不该学,他负责苦鼻子,你要负责保护他。玙儿应该好好学习,好好练武。成为一个很厉害的人,让很多人喜欢你,但你只喜欢他!”

“真的吗?父王也是这样对父后的吗?”果子眨着大眼,对自家父后添了无数好感。

“那当然!”蹇宾神气极了:“我一生只爱小齐,小齐也只爱我。你和他应该像我们学习。”

“那父王你告诉我,我具体该怎么做?”

“那么,你不能再缠着父后了,要学会自己长大,要好好跟太傅学习知识,要勤于练剑,懂吗?”蹇宾勾唇,话极有理,算盘也打的极响。

“嗯,鱼儿以后都听父王的!”果子欢快地抱住了自家父王,内心一阵喜悦,哦!奶黄包是我的喽!

蹇宾也露出抹意味深长的笑,哈,以后再不会有人跟我抢小齐了!



评论(14)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