蹇齐迷

蹇齐 齐蹇 小木马 小星辰 特使 mapo豆腐 浏览器 刺客粉 天玑子民

君卿21(生子慎入)

顾奉言看着不远处端坐在马上的那人有几分恼,他一大早便下令回天玑就是为了避开这人,结果倒好,这人竟比他还要早!

语气不善的开了口:“毓钦,既已投降,你这就是何意?”

 那人不怒反笑,驱马前来:“你又为何失约?”

“失约?我昨日根本就未答应,哪来失约一说?还请让道,我急着回去向吾王复命。”顾奉言有些不耐烦。      

“顾卿变得还真是快,如今对本王倒是不耐烦的了。”毓钦仍是笑着。

“于战场上已说明了,我是天玑人,理当为国效命。而你也说不怪我,现在这话未免可笑。”顾奉言自己都有些诧异,为何这么冷漠对毓钦?

毓钦原来待他极好,从未将他当做异国人看待,亲自指点他武艺,赏赐他无数财宝,甚至为了替他报仇而决定攻打天玑。

可就在出兵前一月,蹇宾与齐之侃大婚了!顾家冤案被重新审理,国师等人全部斩首!

顾奉言决定回去,他相信毓钦会放他走,可没想到自己竟会被关起来。他知道当时朝堂上杀他的呼声很高,但毓钦却从未伤害过他,反而将他保护的很好,直到他逃出后遇见蹇宾回到天玑,毓钦连句重话都未曾对他说过。

那日两人对峙阵前,毓钦但笑不语。

他满心的愧疚,却也只能昂起头说一句:“毓钦,我知道这有负你的知遇之恩,可如今天玑和遖宿势如水火,你我也只能战场相见,这辈子欠你的,我下辈子一定会还清。”

“谁要你的下辈子。”毓钦笑着,还是成熟稳重的样子:“没人怪你,你也并不欠我什么。唯一可气的,是你忘了我曾教过你什么,这是国与国之间的战争,私人恩怨应该扔到一边。顾奉言,拿出你的实力与我一战。”

那结果是注定了的,顾奉言败了。毓钦剑刺向他的一瞬间,他下意识地闭上眼,面上却是一片镇定,他知道毓钦不会伤他,就如之前千百次他们练剑那样。

毓钦收回剑策马而去:“半点长进也没有,奉言,明日今时我们仍在此对战。记住,明日我便不会半路收手了。”

一声奉言让他愣了几秒,多熟悉的称呼!毓钦还未登基为王时便是如此唤他的。他来遖宿时7岁,正是什么也不懂得年纪,却背负了一身仇恨。这里没人喜欢他,甚至是看不起他,只有12岁的毓钦整天围着他转,把他当作亲弟弟一般疼爱。

之后将近一月的比试中,顾奉言只险胜过一次,也就是昨天那次。

   当时他正与毓钦打的痛快,忽然,遖宿营中射来一支冷箭直冲向他,他还未反应过来,毓钦便将本准备挡他进攻的剑锋一转,挑开了那会夺他命的箭,自己胸膛却结结实实挨了他一剑!

他大惊,立马撤回:“没事吧?”

“无事,伤口不深,恭喜,今**胜了,我明日便撤兵。”然后转身回营。

晚间,他收到了毓钦的信,要他明日旧地一叙。他很苦恼,可让他苦恼的不是信,因为他根本没打算去。他苦恼的是毓钦回营就斩了一名大将!就是白日里冲他放冷箭的大将,他还在遖宿时就与此人不和,毓钦一直护着他,甚至还想杀了那人。但那人是遖宿重将,又对遖宿有汗马功劳,所以一直忍住没动手,不想今日还是斩了他。

这毓钦到底是何意思?顾奉言不傻,他明白了毓钦的心,可那又如何?自己心中只有一个蹇宾,是断不会再爱上他人的,所以他准备明日一早便走。

如今看着仍笑吟吟的毓钦,顾奉言不知为何就变的很刻薄。

他的话让毓钦一愣,随即又笑了:“是可笑,但你也知道,我从来就是个可笑的人。”

“所以呢?”他挑眉。

“想邀你再去旧地游一次。”

两人骑马并行,顾奉言忽然就后悔了,刚才为何要答应呢?

抬眼看去,毓钦笑的就像全世界都是自己的一样:“奉言,谢谢你愿意陪我来。”

“不是陪你,是我自己也恰巧想来。”他扭头装作看风景。

“嗯,所以我们想到一处了。”

“……”顾奉言选择沉默。要是身旁的人是蹇宾多好!可惜他孤高冷傲的王,只会在他亲弟弟面前展露这孩子性的一面。

“你皱什么眉?风景不好吗?我一直觉得初春的景色是最好的,生机勃勃!”

“毓钦。”他沉了脸叫他。

“怎么了?”声中有隐隐的不安。

“我有喜欢的人了。”

“哦,是说这个啊。”毓钦又笑起来:“我以为你是后悔了,想回去呢。”

他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认真的重复一遍:“我说,我有喜欢的人。”

毓钦挑眉:“我知道啊,蹇宾嘛,不然你以为他是怎么活着回到天玑的?奉言,到了,我们快些。”说着自己先驾马去前方竹林。

顾奉言一时消化不了他话中的意思,愣在原地,反应过来后调转马头就往相反的方向去了。

这个人,太可怕。

不行,现在必须立马回去!

王上,王上定是需要自己的!





评论(7)

热度(24)